玉狐仙传的BLOG http://yuhuxianchuanqi.xintairen.com
数据载入中......
数据载入中......
公告
数据载入中......

我的专题(分类)
数据载入中......

最新日志
数据载入中......

日志搜索
数据载入中......

链接
数据载入中......

Blog信息
数据载入中......




玉狐仙传奇第二章(二)
玉狐仙传 发表于:2010-5-19 14:31:32
伊龙当时正在找一个大庄园以给自己发展越来越大的镖局提供良好的支持,所以他也就立即买下了这个庄园。他们一家三口刚搬到庄园的那天。四岁的伊贝儿十分的兴奋到处跑动。伊夫人怕伊贝儿受伤便四处找她,然而她一下午都未看见伊贝儿,这时她才意识到出事了,忙召集全府的下人一起找,第二天清晨终于在后花园的枯井里找到了伊贝儿。下去救伊贝儿的两个下人全都吓坏了 ,因为井底竟有着七八具尸体。井底似乎通风很好,这些尸体都已腐烂不堪却没有一点臭气冒出井口。伊贝儿就在井底与这些尸体过了一个整夜,虽然她未伤到因为她掉到枯井底时落到了其中一具尸体上。但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变的不再象以前一样活泼好动爱说爱笑,整日低沉着脸时常说些胡话,夜晚有时会惊恐的向身旁的人求救。伊夫人每天将她搂在怀里,希望用自己的爱将她从内心的阴影中挽回来。两年过去了伊夫妇想了许多的办法请了许多人,伊贝儿依旧没有恢复正常。但伊夫妇并未对伊贝儿失去信心,带着她四处游玩期待着奇迹的出现。一年前伊夫妇回家的途中救了一个被毒蛇咬伤的老和尚。这个老和尚法号静心,他在伊府看出了伊贝儿面孔下的那张不和谐的面孔,并请了几位老道与他一起给伊贝儿驱散她内心深处的鬼魂。虽然他们成功的驱出了鬼魂却没能捉住这个鬼魂让其跑掉了。从那以后伊府闹了一个月的鬼,经常有下人被吓到致使很多下人离开了伊府。后来静心和尚又与那几位道长一同封印了伊府后花园,才使得伊府安定下来。静心和尚劝伊夫妇他们不要搬出伊府,因为伊贝儿似乎是被那鬼魂施了咒法,若想解开此咒法最好还是找那个鬼魂较好。他同时嘱咐伊夫妇他们不要让人打开后花园的大门。伊夫妇他们未搬到其它地方去住留了下来。后来伊夫妇烧了许多纸钱,想了许多办法都没有用。伊贝儿依旧是冷漠不言。
在马车里伊夫人看着身旁的伊贝儿,而伊贝儿一直在看着特地给她做的小红木箱子。伊夫人笑着道:“贝儿,你喜欢吗?”伊贝儿嘴角微翘起点了点头。伊夫人以为自己看错了,定了定神仔细一看果真伊贝儿在微笑。伊夫人轻喊了下伊贝儿的名字伊贝儿抬头看了看伊夫人。伊夫人捂住嘴忍住泪忙喊伊龙过来,伊龙忙下了马掀开马车上的帘子立马看到了伊贝儿的笑脸,伊贝儿微笑着对伊龙道:“爹,怎么了?什么时候到家啊?”伊龙摸了下眼角的泪笑着道:“忍一会,一会就到家了。”而后他又立即上马继续启程回家。
    伊夫人在马车中看着身旁的伊贝儿发觉她依旧一直在盯着特地给她制作的小红木箱。当她看了会抬起头问伊夫人道:“娘,要是受伤流血了怎么办?”伊夫人急忙问道:“贝儿你伤了哪?”伊贝儿摆着手回:“不是我不是我,我没事。”伊夫人松了口气,不过这还是伊贝儿自她出事后头一次主动这么正常的说话,为了让她维持这样伊夫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温柔地道:“受伤了把这个涂伤口就可以止血了。”伊贝儿看着伊夫人道:“这个可以给我吗?”伊夫人看着伊贝儿真诚的脸将小瓷瓶给了她。伊贝儿接过小瓷瓶后十分的高兴,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伊夫人叮嘱了伊贝儿许多话,叫她不要吃瓶中的药。假如需要用的时候她得告诉伊夫人或者伊龙……傍晚马车到了祥和镇,家丁们在搬小木箱时伊贝儿总是在后面跟着。伊夫人与伊龙远远看着伊贝儿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家丁将小木箱搬进伊贝儿的闺房后,伊贝儿让所有人出去关上了门,打开了木箱雪白的小狐狸蹲在箱子里打了个哈欠。伊贝儿摸了下小狐狸的头道:“乖乖的在这里。”小狐狸迷着眼点了点头,伊贝儿拿出伊夫人给她的小瓷瓶将药撒在了小狐狸受伤的地方。因为她不会上药很多药撒在了箱子里,但这些药没有浪费都被小狐狸舔干净了。伊夫人喊伊贝儿吃饭时小狐狸躲到了床底。伊夫人虽然对伊贝儿关着门感到奇怪但并未多想也未发现小狐狸。
    吃饭时伊贝儿很高兴,笑着问伊龙:“爹,狐狸喜欢吃什么?”伊龙想了想笑着回:“吃肉,狐狸喜欢吃肉。”伊贝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饭后伊贝儿忍不住对收拾桌子的张婶道:“这些肉可不可以给我啊?”张婶很疼爱伊贝儿,微笑着小声问道:“你要做什么?”伊贝儿将实话告诉了她,张婶将剩余的鸡、排骨等放在一个小木盆里给了伊贝儿。张婶想看看小狐狸,伊贝儿告诉她它怕人,张婶便未进伊贝儿的房间。回到自己屋里伊贝儿关上房门将木盆放在了地上,小狐狸钻出了床底大口的吃着木盆里的肉。伊贝儿摸着小狐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这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道回:“雪儿。”伊贝儿点了点头,张婶敲了敲门道:“贝儿,我来拿盆了。”伊贝儿忙对小狐狸道:“没事的不用躲。”小狐狸似乎听得懂人话未再躲继续低下头大口的嚼着骨头、碎肉,伊贝儿给张婶开了门。张婶看着雪白的小狐狸惊喜极了,她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未见过白狐狸而且还是活的。张婶很是激动道:“小姐我可以摸下它吗?”伊贝儿点了点头回:“没事的雪儿很乖的。”张婶摸着小狐狸笑着回:“雪儿,很不错的名字。很适合它……它好象受伤了。”伊贝儿点点头手脚并用地将如何遇到并带回小狐狸的经过说了出来。张婶很是高兴因为伊贝儿暂时又回到了以前活泼的样子。她知道这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伊夫人、伊龙,也就未声张隐瞒了下来。
    当晚伊贝儿要求自己一个人睡,伊夫妇答应了她的要求。伊贝儿在自己屋里搂着小狐狸甜美的睡了一夜。由张婶帮着伊贝儿一起养着小狐狸,没出几天它的伤就好了。虽然张婶对狐狸伤势恢复之快而感到惊奇但未细究。伊贝儿经常□□□□□□的在屋里与小狐狸嬉戏、玩耍,慢慢的她恢复到了往日活泼的样子。没过多久伊夫人从下人那里得知了小狐狸的存在,但她未去惊动它与伊贝儿而是静待一个好的时机。因为通过几天观察,伊夫人发现伊贝儿很是喜欢小狐狸,他们俩几乎是形影不离。而且在伊贝儿与小狐狸玩耍时,伊夫人经常可以听到伊贝儿开心的笑声。这令她十分的高兴也十分的担忧,她决定暂时不将这告诉伊龙。但伊龙发觉了伊夫人的异常,在他的追问下伊夫人说出了此事。伊龙知道伊夫人担心什么,让她放宽心并找个时机与伊贝儿谈谈问问小狐狸如何来到伊府的。伊夫人只是笑了笑未多说什么转移了话题。几天后的早上伊夫人听下人说伊贝儿正在屋里与小狐狸玩的开心,就悄悄来到了她的屋前。为了避免吓到伊贝儿,伊夫人先唤了几声张婶的名字而后再推开屋门走了进去。进到屋里伊夫人看到伊贝儿正紧张的坐在自己的床沿边,在她身后一条雪白的大尾巴摇来摇去的。小狐狸从伊贝儿身后的一侧探出头来歪着头看着伊夫人,伊夫人强忍住笑严肃地问伊贝儿道:“贝儿,你身后是什么啊?”伊贝儿摆着小手回:“没什么,没什么。”
    伊夫人看着雪白可爱的小狐狸终于忍不住了,微笑着道:“好了,别瞒着我了,我早就发现这个招人喜欢的小东西了。”她边说边来到了伊贝儿身旁坐了下来,小狐狸也仿佛“不再怕生”主动地来到伊夫人身旁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她壮起胆摸了几下小狐狸,伊贝儿在一旁很高兴地也抚摸了几下它。伊夫人看着小狐狸问道:“贝儿,你在哪里发现它的?”伊贝儿手右脚并用的给伊夫人讲了那日在山脚发现小狐狸并将其带回的经过。原来那日伊贝儿将受伤的小狐狸藏在裙子下面躲过了猎户的追踪,而后又将其藏在了木箱里带了回来。伊夫人听后对那日的猎户感到万分的歉意因为他们把他当成了恶人并打了他一顿。不过她又不知道那人的姓氏、家住何方,只能到日后碰上那人时再向他当面致歉。
    伊夫人摸着小狐狸对伊贝尔道:“贝儿,你很喜欢它?”
    伊贝儿微笑着小声回道:“娘,可以让雪儿在咱家住着吗?”
    伊夫人微笑着道:“雪儿?你给它取得名字吗?很不错。嗯——要它住咱家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常给它洗澡、喂食….”猛然间,她发现小狐狸的身上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连它爪子上的毛都是洁白如雪。伊贝儿听后十分的高兴。
    由于伊贝儿不用再□□□着养小狐狸,所以她时常跟它一起满府乱跑。看着恢复了活泼气息的女儿,伊夫妇俩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随着时光的流逝知道小狐狸的人也越来越多,因为它的皮毛为白色在中原一带算是比较罕见。许多货商、贵族都想买下它,要它的毛皮。但伊夫妇知道小狐狸对伊贝儿的重要性,所以他们坚决拒绝了那些人。转瞬间半年过去了,寒冷的冬季已悄声离去,充满生机的春天已经来临。伊夫人给伊贝儿请了位姓张的先生教她读书写字。刚开始张先生不习惯教伊贝儿,因为每次他教书时小狐狸就会蹲在她的书桌旁。虽然伊贝儿不受它的影像,它也不会主动打扰伊贝儿。但日子长了他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随着时光的飞逝,四月来临了。这个月份对伊府来说是个比较难熬的月份。因为自打伊贝儿那次掉进枯井后,每到这个月份伊府老是出现稀奇古怪的事。晚上巡夜的下人时常会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在府中走动,而且这个月份里的伊贝儿也最不正常。虽然没有人受到那女子的打扰但大部分的家丁、丫鬟还是害怕。所以在这月份里的短工下人都会离开,整个伊府就只剩下了两个长工丫鬟、张婶与三个老家丁。伊夫人很是焦急,因为这点下人根本不够用的。所以她又命人在大门口贴了红纸招胆大的短工下人,但几天过去了没有人来。晚上伊夫人怕伊贝儿出事便与她一起睡,十五的这天夜晚的风很大。伊夫人搂着伊贝儿睡不着,一种极其不安的压迫感围绕着她。往日此时已经熟睡的小狐狸也不再睡,静悄悄地卧在床沿透过床帏的缝隙看着屋内。伊夫人感到好奇撩开床帏不禁吃了一惊,因为伊贝儿屋门外似乎站着个人。屋外明亮的月光将那人的身影清晰地映在了门上。
阅读全文 | 回复
数据载入中......

站点首页 | 博客日志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Powered by blog (c) Copyright 2004-2008. All rights reserved.